20亿美元票房制片人:竭尽全力把电影做得更好,直到你身无分文

腾讯科技 2017-01-03

本文编译自THR's Producer of the Year: Charles Roven on the Future of DC Films and What Really Happened Between George Clooney and David O Russel,《好莱坞报道者》(The Hollywood Reporter),略有删节,原文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句。

编译 / 赵婧

微信公众号 / 壹娱观察

《蝙蝠侠大战超人》《自杀小队》,以及即将上映《神奇女侠》《正义联盟》,还有早先的《超人:钢铁之躯》《蝙蝠侠》三部曲,背后都有同一个制片人——查尔斯•罗文(Charles Roven),在漫改电影的范畴里,以他的这些作品履历绝对称得上是金牌制片人。在他30多年的职业生涯里,制片人的工作本身也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好莱坞的江湖也在30多年的时间里斗转星移——当然,对于一个热爱电影、以制作电影为生的人而言,生意的模式再变,制作电影的价值观始终不变——

你的目标是竭尽全力把电影做得更好,直到你身无分文。

要明白电影对于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我们将会竭尽所能地去保护它。

——查尔斯•罗文

《蝙蝠侠》三部曲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左)与制片人查尔斯·罗文

当查尔斯•罗文还是青少年时,他曾在《夏威夷特勤组》(Hawaii Five-0)中担任特技候补演员,就此迷上了娱乐行业。查尔斯•罗文先是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习经济学和政治科学,随后又转入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这时他的兄弟弗雷德(Fred)说服了这个洛杉矶男孩进入金融领域。之后他自己创立了一家经理人公司,自己开发项目并制作出了他的第一部电影,那便是1983年的赛车电影《我心不停转》(Heart Like a Wheel)。

33年后,67岁的罗文已成为电影行业内知名的制片人之一,负责制作了诸如《十二猴子》 (Twelve Monkeys,1995)、《天使之城》(City of Angels,1998)、《超人:钢铁之躯》(Man of Steel,2013)、《蝙蝠侠》三部曲(the Dark Knight trilogy)和即将要上映的《神奇女侠》(Wonder Woman)、《正义联盟》(Justice League)这样一些大制作电影。

光是今年,罗文就已经制作出了三部加起来共赚入20亿多美元票房的电影:《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魔兽》(Warcraft: The Beginning)和《自杀小队》(Suicide Squad)——明年二月还将上映他制作的《长城》(The Great Wall,已于12月16号在中国上映),身价超过1亿5000万美元的马特•达蒙(Matt Damon)有出演了该片。

这位高产的制片人曾因2013年上映的《美国骗局》(American Hustle)获得奥斯卡提名,由他制作的全部电影净收入超过70亿美元,成为了《好莱坞报道者》(The Hollywood Reporter,以下简称THR)今年的年度制片人,以下是THR对罗文的专访。

《蝙超》上映时,查尔斯·罗文(左一)亲临中国影院与影迷们互动

THR: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好的制片人?

罗文:做好参与到电影制作的所有方面中的准备。一旦你有了初始的想法,你就应该想要参与到以下所有环节:概念缘起、开发过程、预算制定、影片拍摄、后期制作、早期宣传和早期营销。

THR:制片人这一角色在这些年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罗文:一旦你接手一部片厂年度大片,那便是一种全新的制作模式。(但在独立制片领域,)我们仍然有很大的控制权。要明白电影对于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我们将会竭尽所能地去保护它。如果某部电影取得票房成功,(团队中的)每个人都会很开心;如果某部电影获得良好口碑,每个人也会很开心;如果某部电影口碑和票房都惨败,每个人都会感到难过。

THR:你是如何进入这一行业的?

罗文:(当我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时,)我玩冲浪和骑马,我真的不喜欢学习。高中毕业后到大学生涯开始的那段时间,我给自己留出了一年时间,然后去夏威夷冲浪。这段经历结束后,我得到了一份在《夏威夷特勤组》担任冲浪特技演员的工作,这就是最初进入这一行业的过程。然后我去了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当时功课并不是很好,但我有个表兄在南加州大学教授一门名叫导演行为(A Director Acts)的课程,我说,“我可以旁听你的课么?”他说可以。这时有个攻读硕士学位的男孩说,“嗨,我计划拍摄一部30分钟的电影,你想加入吗?”我便加入了。

THR:然后你开了自己的经理人公司,并用自己的钱开发项目,对吗?

罗文:我开发了《至尊神探》(Dick Tracy)这个项目,与环球影业的总经理奈德•塔嫩(Ned Tanen)做成了我的第一笔交易,那时我还卖给他一部叫做Big Mac, Lord of the Fries的音乐剧。这部剧没能上映,但是却非常值。(当它被改编为百老汇演出时),男演员和女演员们都拿来了合同,他们都来找我,请我代表他们。由此,我进入了经理人行业,进入了电影制作行业,进入了剧目制作行业。(很快)我便走上了正轨,开始打理一个女演员的经纪业务,她是我的第一部影片《我心不停转》(Heart Like a Wheel)中的主角。

THR:你制作的关于她的那部电影,《我心不停转》,在拍摄的过程中也有挑战,是吗?

罗文:这部电影耗资1200万美元,为了让它得到片厂的绿灯——因为它的主演Bonnie Bedelia当时并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而他们当时需要一个明星演员,我们就招来了一个明星演员。我不会透露他是谁,但他本身是一个制片人。拍摄中,他会自己大喊“cut!”(导演)乔纳森•卡普兰 (Jonathan Kaplan)就走向他,说,“嘿,应该是这样的:我说‘action’,你就做你该做的,然后我喊‘cut’”那个演员就说,“不。”

THR:所以他有所有的权力,那时你是怎么应对的?

罗文:所以我去和那个家伙的经纪人讲话,然后我的电话响了,正是那个演员打来的。他说,“你当我是什么,小屁孩吗?我他妈的是明星。你不是想雇我吗?但我正要辞职。最晚到周日,你必须做出决定。”然后咔哒一声挂了电话。那时,我的一个挚友在CAA做经纪人,他给了我博•布里吉斯(Beau Bridges)的地址。我就真的爬上了他家的墙,把剧本扔在了博的门廊上。周日早上,我接到一个电话:“他读过剧本了,他挺喜欢的,已做好了出演的准备。”周日晚,我拿起电话打给了那个不知叫什么名的演员,然后说:“还记得你曾和我说我有权力在截止今晚前替换你吗?你的辞职很有风度,我接受。”他当时震惊了,连忙说,“不不不,我只是开玩笑的,真的很抱歉,我需要做些什么?”我说,“你出局了。”

THR:你从这件事中学到了什么?

罗文:最重要的事就是电影本身。无论在什么时候遇到死胡同,你都不得不继续寻找解决办法。你的目标是竭尽全力把电影做得更好,直到你身无分文。

大卫•O•拉塞尔(左)和乔治·克鲁尼(右)在《夺金三王》拍摄现场

THR:你与大卫•O•拉塞尔合作的第一部电影是《夺金三王》(Three Kings),那时他和乔治•克鲁尼打了一架,是怎么回事呢?

罗文:我把它称为多米诺效应。第一个多米诺是:我们需要一个愿意自降片酬的知名男演员,乔治正好符合条件。在此期间,他还有好多其他的(接片)选择,(因为)有人建议他为自己的人身安全考虑而拒绝出演本片。而且他需要一周工作七天,以便在我们的拍摄地亚利桑那州和《急诊室的故事》的拍摄地两边跑。没人应该连着数月每周工作七天。与此同时,制片厂给了大卫沉重的一击,迫使他把预算降到了4000万美元左右。他们想办法把拍摄计划也缩减了10天。

THR:你当时对此怎么看?

罗文:我建议他不要这样做,我恳求他。但是他说,“我可以用跑轰战术。”好吧,他办不到的。所以我们用了乔治和大卫,但是因为乔治一周工作七天,所以他在记台词方面有困难,而大卫总是落后于进度。有一场戏是我们在拍摄电影的高潮桥段,直升机啊、爆破啊、枪火啊,一片混乱和疯狂的场景。乔治看到大卫在和其他人谈话(导演助理),看起来像是大卫在对他大喊大叫,为了让自己的话被听到而故意大喊大叫。然后乔治跑了过来,说,“我来告诉你,他妈的,如果你要选人出演,来选我。”大卫说,“你他妈的怎么就不能哪怕有一次记住你的台词?”随着轰的一声,他们互相抓住对方,扭打了起来。然后我把乔治拉开了,就是这样。但是大卫只关心电影,你必须尊重他这一点。

THR:你已经制作出了《长城》,这部电影是由你们在中国拍摄的,对吗?

罗文:对,是我们。那部电影让我意识到,我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奔波出现在几个不同的地方。(在某种程度上,)华纳兄弟并不想资助这部电影,(传奇娱乐的)托马斯•图尔(Thomas Tull)和华纳兄弟方面有过节,因此托马斯找到了环球影业,我们也就停拍了电影。所以现在,18个月后,(中国导演)张艺谋进入了这个项目,我把马特•达蒙带进了项目里。不久,《自杀小队》和《神奇女侠》通过了审批,我也就没有余力亲自去到那么多现场来制片,尽管我本身很乐意。我相信这部电影在中国会很成功,在全世界范围内也很有潜力。但是《长城》这部电影是中国目前制作过的最贵的用于出口的电影。

THR:有传言说你在某种程度上不再涉足DC的漫改电影了。

罗文:制片厂让我做所有DC漫改电影的制片工作,他们宣称有八部。当我们完成(了进度),我们互看着对方,说,“真是太了不起、太有雄心了,但我们没有考虑到的是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我们当时也没有确定将去哪里拍那些电影。对于我来说,困难之处是需要从多伦多到伦敦,再从伦敦到意大利,我也清晰地意识到我没法做这些电影的制片人了(那时《海王》/Aquaman预计可能会在澳大利亚拍摄)。我确定我要去制作我之前做过的一些电影的续集。

THR:《正义联盟》和《神奇女侠》会有着哪些不同呢?

罗文:《神奇女侠》是一个原创故事,所以整个节奏和情节都与其他的漫改电影不同,有个小伙坠落在了女侠所生活的岛上,她和这个小伙(由克里斯•派恩/Chris Pine扮演)之间有着很深的渊源,这也触发了她回到人类世界。

《正义联盟》定妆照

THR:如果《蝙蝠侠大战超人》或者《自杀小队》有续集,预算会不会少一些?它们的收益目前看来比制片厂原先期望的要少些。

罗文:《自杀小队》收获了将近7亿5000万美元,《蝙蝠侠大战超人》是8亿7300万美元。这两部电影都算是大卖。

腾讯科技·企鹅智酷跨年巨献《“分水岭”大时代——中国互联网趋势预测白皮书》震撼开售,上线至今已发售超过60000份!

扫描下图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即刻抢购!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