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我快到刘丹:瞄准最后三公里 做商家的快递员

手机和讯网 2015-08-20
对话我快到刘丹:瞄准最后三公里 做商家的快递员

DoNews 8月20日消息(记者 张琳)外卖、生鲜、超市便利店,送货上门的O2O服务越来越多,而当这一类服务的配送需求更加个性化,对时效性的要求也更高,传统快递业务难以满足这些条件。在这种趋势下,刘丹带着她的“我快到”杀入三公里短途配送领域。

从今年3月成立至今,我快到已经进驻国内20个城市,日订单突破10万,合作商家近千家,快递员人数超过5000人。该平台的服务对象涵盖了各大外卖企业和平台,以及本地电商 O2O 企业和连锁店,品类涉及餐饮、生鲜、商超便利店等。

用众包模式解决最后三公里痛点

我快到通过众包快递员的模式,服务于B端商家,帮助他们解决同城物流需求。

刘丹认为,商家的需求不是必须要组建物流,只是考验接入一方有着多大的能力去实现更好的解决。“商家关注成本和利润,他为了解决峰值、促销和扩张三个问题,就必须考虑外包这种对资金压力最低的合作模式。”

在快递员的招聘和培训上,多数接入的配送人员都已经过面试筛选,“具备基础经验”是合格的重要条件之一,他们所取代的,是那些商户的雇佣运力,以及部分垂直平台的同类服务。

快递员达到我快到的标准后,平台将会根据商家的具体需要对其进行个性化培训。培训完成后,快递员会有一个特定的服务区域范围,服务特定几个商户。在服务过程中,快递员通过APP进行抢单,完成配送后,获得订单计算。

在商家一端,我快到根据商户对于整个接口方向和不同痛点和需求做出一些定制化的开发。 最终呈现到产品端时,每个商家都有一个用户名,商家把自家店的位置和店铺基础情况录入就可以发单了。快递完成订单后,商家还可以对订单完成情况做出评价。

在定价上,也根据不同区域、管理模式、时间段采取不同的定价策略。

我快到是由e代驾领投的项目,对此刘丹表示,双方并没有特别紧密的业务合作,公司仍保持独立运营。

“我们会借鉴e代驾好的管理经验,尤其是对于众包管理和海量运维、人力资源共享服务等方面”。刘丹举例说,比如在高峰时间调度问题方面,同样1千个司机正常接4000个订单,通过调度优化可接5000个订单,提升高峰时段调度的效率,解决高峰订单分配问题。

服务B端商家,干好快递员这一件事

和闪送、达达不同,我快到只服务于B类商家和平台,放弃了个人用户市场。

在一个专业物流和供应链的人的眼里,无法想象国内滴滴、Uber等司机送货的样子。刘丹表示,用汽车送货将面临停车费和罚单交的费用的问题,这部分费用远比骑电动车要高。

在刘丹看来,在送货方面,汽车的效率并不高,有时堵车还不如走快。尽管全部用车送快递的方法并不可行但是可用其用管理经验,像我快到和“e代驾”的模式,都是采用了抢单模式。

尽管目前做个人业务的物流公司并不在少数,这两种定位很难判定优劣,但是想要做到两者通吃,同时服务B端商家用户和C端个人会面临很多问题。

在服务上,我快到给自己的定位是“快递员”,未来也不会涉及操作交易、触碰商品货物上的业务。刘丹解释道,目前,很多电商、O2O公司对和第三方物流公司合作心怀戒备,其原因就在于:不少第三方物流公司都是最初做物流,之后在用户数据基础上涉足O2O或是电商,这种行为等同于撬了雇主的墙角。

在数据方面,目前物流公司泄露用户数据的事件频频发生,而我快到方面表示将坚持数据的严格保密,不会提供任何数据给第三方。

此外,我快到方面表示,公司将坚守第三方的角色,保持中立立场。未来不会接受甲方行业或甲方竞争公司的控制性投资。

相关